陶瓷百科
我國各陶瓷產區生產自動化與智能化現狀
來源: | 作者:trading-1048076 | 發布時間: 2018-08-10 | 229 次瀏覽 | 分享到:

當前傳統制造業正處于轉型升級的關鍵階段,綠色制造、智能制造等頻頻成為行業熱議的話題,成為制造業轉型升級的目標和方向。

近幾十年來,中國現代建陶業先后經歷了半機械化、機械化、自動化等階段,目前正朝著信息化、智能化的方向快速推進。在用工荒、產業升級、市場競爭加劇等背景下,陶瓷企業紛紛祭起自動化、智能化大旗。

究竟目前我國建陶產業自動化、智能化發展進程如何?日前,陶sir的小伙伴在江西高安、山東淄博、遼寧法庫、河南、甘肅等產區展開了實地調查。

江西高安:產業工人青黃不接 ,自動化提升正當其時  

目前,江西高安產區的自動化生產設備主要集中在窯尾,針對一些勞動強度較大的生產環節基本上都實現了自動化生產,尤其是一些規格較大的地磚生產線,產區絕大多數企業均采用自動打包機,極大降低了工人的勞動強度。

據了解,近兩年產區新建的生產線自動化程度相對更高,如今年剛剛建成投產的忠朋陶瓷5萬平米瓷片生產線采用了全自動機械手進行碼包,不僅可以提高碼包速度,同時還具備記憶功能。

除了窯尾的一些自動打包機、機械手碼包等設備,高安產區部分企業生產線還引進了智能儲坯線,可以將磚坯存儲起來,從而對拋光、磨邊等工序進行調配,增加了員工工作時間的自由度,同時,也能減少磚坯對存儲倉庫需求。

據了解,去年江西省工信委對高安產區建陶產業提出“綠色制造和智能制造發展思路”,指明產業智能制造發展方向。江西瑞陽陶瓷集團董事長陳光輝表示,智能制造一定是產業未來發展方向,但是目前高安產區實現整線自動化、智能化比較難,主要是現有企業受過去場地規劃限制,很多生產線無法實現整線自動化、智能化,僅有部分工作強度大的生產環節基本實現了自動化。如大量使用自動打包機、自動碼垛機、自動撿磚機等設備。

江西新景象陶瓷董事長喻國光介紹,目前高安產區用工較為緊張,經過十年時間的高速發展,過去培養的一批產業工人因為年齡較大,已不再適合車間的高強度工作,而年輕一代又不愿意進一線車間,因此今后大部分廠家都會根據目前設備公司研發的自動化生產設備來不斷減少用工量和減輕勞動強度,提升生產線的自動化水平及效益,進一步降低企業的生產成本和管理成本,但是整線智能化必須對生產線以及車間生產環境進行重新規劃

山東淄博:部分陶企開啟現代化生產模式 

近日,隨著日日順建陶工業園4家陶企的陸續點火,淄博產區再次成為當前行業關注的焦點。尤其是以淄博新金億陶瓷為代表的自動化、智能化生產線的建成投產,進一步標志著淄博建陶正闊步跨入現代化生產新時代。

海爾COSMO模式 助推陶企智能化生產

淄博新金億陶瓷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新金億陶瓷”)董事長孫兆波告訴記者,7月22日,新金億陶瓷與海爾集團正式簽訂了海爾COSMO模式合作,這是其公司智能化、自動化生產的一種最好體現。原料從一進廠就全部視頻記錄,同時進行數據分析,整個生產過程隨時可視,隨時監視。

“從生產原料裝磨到球磨機運轉,即時的耗時耗電都會有準確記錄;包括制粉過程大約用多長時間,一個小時能夠制備多少噸粉料,以及應用了多少立方天然氣等數據,都會在用戶端隨時可視,隨時監視。公司這條生產線一共裝備了120多個監控點,整個生產實現了全程覆蓋。”孫兆波如是說。

孫兆波介紹,任何一處監測點都可以看到前道工序的工作狀態,比如從窯爐處監測點可看到壓機的工作狀態,而壓機處則可以看到前面料粉環節工作是否正常。

不僅如此,據記者了解,為達到更為理想的自動化水平,新金億陶瓷在生產線自動化配置方面,還裝備了一套自動分選系統,用以提高生產效率。孫兆波介紹,該套自動分選系統將大大提高分選速度及準確率。如優等品可直接通過分選系統進入包裝工序。當磚有質量問題時,分選設備就會自動將磚挑選出來。以前是人工挑選,容易漏選或把關不嚴,而自動化設備則大大降低了漏選概率。

除自動分選外,新金億陶瓷生產線還配備了自動打包、自動混磚等設備,這在當前行業自動化應用方面都是非常先進的。目前,行業多數廠家采用的是桁架式自動打包機。

可以說,新建成的新金億陶瓷可稱之為互聯工廠,不僅整個生產過程可視,還配有數據中心機房,能把生產中的許多生產數據進行智能分析。

據了解,數據中心除把每天的生產數據與昨天的數據進行對比外,還會對明、后天的生產進行分析,從而給出一套分析數據。

順應發展需求 陶企自動化應用升級

過去,淄博多數陶企在生產自動化應用方面并不明顯。近年來,隨著政府產業轉型升級以及自身發展需要,淄博陶企自動化應用程度逐步提高。

2018年5月,淄博福來特建陶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福來特陶瓷”)引進的兩條自動打包機投入使用,從而大大解決了包裝崗位招人難、用工成本高的生產難題。而這樣的設備,福來特陶瓷一次性預定了7臺。

除福來特陶瓷之外,自動打包機在淄博其他陶企應用程度也越來越高。“但我感覺,建陶行業的自動化應用已經到了該升級的時候了。只要是人工的、低效率的、生產環境不好的,都需要進行設備的自動化升級。之前的淄博,應用機器人參與生產的陶企基本沒有,而目前,隨著工業園陶企的建成投產,陶企在自動化、智能化應用方面逐漸走向成熟。”山東朗誠機電設備有限公司總經理魏小川告訴記者。

作為江北地區一家專業的陶企配套服務商,山東朗誠機電設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山東朗誠”)在布料車的研發制造方面已獨有建樹,但該公司當前更為關注自動化生產設備的發展方向。

在魏小川看來,對于建陶行業的自動化設備制造商來講,一般只有在陶企新建生產線時才會賣得好一些。假若市場飽和了,廠家再沒有新的產品研發出來,那就只有放假,事實上,近年來已有多家同行倒閉。

“目前產品搞創新太難,包括一些知名公司,只是在常規產品方面做得穩定,但創新產品太少。創新產品取決于兩大方面,一是技術問題;二是市場需求。技術是否適合市場,怎樣把研發專利或技術進行市場化,這是非常關鍵的。”魏小川說道。

他表示,其公司目前也在考慮自動化產品的研發制造。最近,他想去意大利等國家轉轉看看,了解國際化大公司未來自動化發展方向。不可否認的是,機器人設備會更多地走進建陶生產,而且智能化程度也會越來越高。

甘肅/河南:原料和倉儲是陶企自動化兩大戰場 

佛山無疑是瓷磚產業鏈最完整、產業集群最成熟的產區,近些年,跟隨佛山的腳步,華北、西北陶瓷企業也在不斷加大自動化設備投入,加速企業的改造升級。尤其是近兩年新建的生產線,自動化程度都較高。

自動化設備廣泛應用

甘肅恒大陶瓷新建的一條先進的地磚生產線,日產能可達4.3至4.5萬平方米,是西北地區產能最大的生產線之一。除了產能規模比較大,該條生產線的自動化程度也比較高。恒大陶瓷營銷總經理陳彬彬告訴記者,“我們新建的這條線自動化程度比較高,只有拋光線、打包處有工人,其他地方沒人,比第一條生產線少用了100多人”。

在調查中記者發現,伴隨著陶瓷企業轉型升級的加快,各類機器人紛紛進入華北、西北陶瓷企業生產車間,如自動上磚機、自動揀磚機、自動打包機、連續球磨機等自動化設備被廣泛應用。也有個別工序開始初步實現智能化,比如噴墨打印機的廣泛應用。

河南新順成陶瓷董事總經理吳東曉告訴記者,“去年我們就增加了自動打包機、自動揀磚機、連續球磨機等自動化設備,這些設備的應用,不僅減少了人工的使用,也提高了設備的運行效率,保證了生產的穩定性。”

需要更加注意的是,隨著人工成本的不斷增加,陶瓷企業也迫切提升生產自動化。每年的廣州陶瓷工業展,華北、西北陶瓷企業老板都會帶著生產負責人親自去實地考察新技術、新裝備、新工藝,通過先進的設備來保證產品的高品質。

整廠的智能化規劃、統籌有所欠缺

綜合來看,目前北方陶瓷企業生產過程中噴墨打印、揀磚、打包、搬運等環節的自動化水平相對較高,機器人應用較為普遍,但是整廠的智能化規劃、統籌、控制等方面還有所欠缺,這也說明建陶產業自動化和智能化還有很大的空間。

“現在建陶企業的自動化程度還遠遠不夠,比如在瓷片素燒窯和釉燒窯出窯處自動分線、素揀釉揀等都可以使用自動化儲磚設備,減少人工的使用,打包出庫全部可以用機器人叉車搬運到指定的庫位”,新時代陶瓷總經理王漢臣認為,“自動化除了投入大量的資金,成本比較高外,行業內相關技術人員比較缺乏,目前大部分工廠很難做到”。

事實上,建陶產業的自動化程度與企業效益息息相關,沒有足夠大的利潤空間支撐,企業自動化就如無源之水。王漢臣表示,“如果不計成本,陶瓷工廠都可以建成如意大利、西班牙的陶瓷企業一樣,一個車間幾十個人。”

有專業人士表示,建陶企業的自動化、智能化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比如,從窯爐到磨邊的中轉環節,瓷磚由在窯爐里的熱到磨邊線的冷,需要一定時間冷卻,這個過程大多以人工為主。此外,磨邊、拋光環節仍有大量人工輔助。不過從目前看,揀選、包裝、自動倉儲及自動裝車,陶瓷原料的存儲及計量、料漿制備、料漿均化、粉料制備,將是今后建陶企業自動化升級的兩大“戰場”。

遼寧法庫:智能化程度偏低,發展亟需金融助力 

作為東北地區規模最大的建筑陶瓷產品研發、生產和銷售基地,遼寧法庫產區在推進產業轉型升級過程中將“高端化、品牌化、綠色化、智能化”作為產業重點發展方向。園區40余家規模以上企業以自動化和信息化作為切入點,推進陶瓷產業由“法庫制造”到“法庫智造”的轉變。

40余企業打包環節全部自動化

在沈陽浩松陶瓷有限公司生產車間,其執行董事林玉告訴記者,浩松陶瓷在法庫設廠投產初期,自動化水平較低,一條生產線人員配置最多時將近450人,近幾年工廠系統性引進西斯特姆噴墨機、全自動打包機等自動化設備后,一線工人數量大幅降低。目前,一條通體大理石、一條通體仿古磚生產線全部工人加一起也就300人左右。

“自動化設備應用,降低了企業的用工量,用工成本的降低也極大提升了浩松陶瓷在行業內的競爭力。”林玉認為,伴隨著企業轉型升級步伐的加快,未來幾年,機器換人將得以快速推進,如自動上磚機、自動下磚機、自動儲坯機、自動分選機、無人駕駛的入庫叉車等等,這些自動化設備的廣泛應用,在大力提升瓷磚生產水平的同時,也減少了大量普通崗位的操作員工,在一定程度上解決了企業的用工荒。

據了解,在推進陶瓷產業機械自動化方面,園區40余家規模以上企業在打包環節,全部實現了自動化。

沈陽五洲震耀陶瓷有限公司董事長林峰介紹,目前,企業已建立OA(辦公自動化)、ERP(企業資源計劃)、CRM(客戶關系管理)、HR(人力資源)、PDM(產品數據管理)等相應信息化管理系統,企業引進并建立一套管理軟件相對容易,難的是怎么樣將不同的系統、不同的數據相互整合,讓數據通過交互產生生產力,而不是僅僅局限于數據考核和機器替人。

林峰認為,“智能制造離不開大數據的支撐,我們不僅要實現人與機器的數據交互,更要實現機器與機器之間的數據交互,利用大數據、云計算、模型、場景,解決生產當中前瞻性、預測性的問題,從而使瓷磚生產過程逐步向著無介入、透明、互聯、實時、可擴展的目標邁進。

法庫陶企離智能化有多遠?

采訪中,記者了解到,在推進法庫陶瓷產業智能化建設方面,一些突出的問題同樣不容回避。有業內人士表示,以法庫產區為例,作為傳統的勞動密集型產業,陶瓷工業除了為法庫貢獻大額稅收外,在吸納社會就業、增加居民的工資收入方面同樣發揮了巨大作用。統計資料表明,過去16年中,法庫陶瓷產業集群高峰時吸納和帶動社會就業人員總數超過7萬人。其中由農民工轉化而來的一線產業工人數量保守估計在4萬人。“如果有一天,陶瓷車間變成智能化的無人工廠,超市購物自動刷臉購物成了無人超市,并無特殊專業技能的農民工未來又將如何謀生?”采訪中,業內人士對此表達了一份擔心。

盡管存在這樣顧慮,但園區規模以上企業負責人對于產業智能化建設無不充滿期待。沈陽隆盛泰一陶瓷集團董事長林繼文表示,法庫陶瓷產業在全國市場中屬于第二或第三梯隊,法庫陶企智能化建設仰仗于全行業智能化水平的提升。另外,智能化建設離不開大量資金的投入,在當前市場低迷、環保從嚴、產能過剩等不利環境下,全國各產區新建、擴建生產線數量急速減少,老企業智能化改造亟需政府部門、金融機構等各方面的金融助力。

成年片黄色大片网站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善网